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汽车亲子E报论坛

公交乘务管理员:工资不高责任重大 误解慢慢消失

企业 2018-05-09 20:12:13来源:编辑:

  在公交车上 除了司机和售票员 还有他们

  熟悉又陌生的乘务管理员

  从2013年底开始,北京的公交车上多了一些穿黑衣的人,到2016年全面推开。有人叫他们“保安”,有人叫他们“安全员”。和操着北京口音的司机和售票员相比,他们几乎都来自外地。拿着并不高的工资,却承担着并不轻松的安全任务。

  经常有乘客对他们产生误会,认为他们在车上不用卖票,只是动动嘴提醒乘客。那么,他们是怎样的一群人,真实的工作和生活状态是什么样的呢?

  他们的名字 叫“乘务管理员”

  35岁的穆志军、28岁的王洪旭,是北京公交323路的乘务管理员。他们两人一组,都在这辆编号30125743的车上工作。北京公交车上的乘务管理员,都是由公交集团从保安公司外聘的。老穆和小王一样,他俩来自华信中安保安公司。在323路,他俩一个早班,一个晚班。本周一,轮到老穆的早班。早晨8点,老穆上岗了。这天和他搭班的,是司机崔志勇。

  发车前,崔师傅绕车一周检查。老穆则先上了车,把车窗打开通风。这是两人上车前的“默契”。开窗前,老穆特意摘掉了白手套。把每个窗户打开后,他才又戴上。他说,怕窗框弄脏白手套。如果不是记者插话询问,老穆和崔师傅之间没有哪怕一句话的交流。这并不是因为两人的关系不好。崔师傅说,合作一年来,他们已经相当默契了。

  去年5月,老穆来到车队,担任“乘务管理员”。崔师傅还记得最初和他搭班时的样子。“那时候,他不熟悉公交车的情况,也记不住站名。”崔师傅说,那会儿有乘客询问站名,他只能让乘客去问司机。

  323路经过六里桥的时候,有一个急弯。每到这里,崔师傅都会喊一句,“要拐弯了啊,大家扶好。”和老穆搭班几次之后,突然有一天,快到这个拐弯处的时候,还没等崔师傅喊这一句,老穆先开口了:“要拐弯了,请乘客们扶好。”听到这一句,崔师傅甚至有些惊喜。再后来,这个活儿就成了老穆的。每到拐弯、进出站,老穆就会提醒乘客注意扶好坐好。在车上,老穆成了崔师傅的帮手。

  老穆有个小本,记下了323路途经的每一站,以及换乘的线路。从最开始面对乘客的“我不知道啊,您去问司机吧”,到后来逐渐尝试着回答几句,再到现在,有的线路崔师傅都不知道,老穆却知道。

  检查车辆的时候,崔师傅发现水箱缺水了。他刚转身,就看见老穆已经去打水了。崔师傅说,老穆除了不会开车,其他车上的事儿他都能帮上忙。

  对他们的误解 在慢慢消失

  不上班的时候,老穆和小王都会用手机上网。微博上热传的“公交安保员瘫坐玩手机”之类的照片,他们说看到过。网络上一些对于他们工作的非议,他们也都听说过。“什么光拿钱不做事啊,什么光站着像个摆设啊。”在现实的工作中,这样的误解也一直存在。

  323路途经丰台区的一些居民区,很多乘客都是老年居民。他们有的去307医院看病,有的去玉渊潭公园散步。看见老人上了车,老穆会询问一下老人的目的地。等到快到站了,他还会再提醒。但就是这一句提醒,也会被老人埋怨。

  “我知道哪站下,用你说啊?”这样的话,老穆经常能听到。每次听到,他也只能尴尬地笑笑。还有一次,有个老人买菜回来,拉着手推车要上公交。老穆看见老人上车,就要伸手帮忙拉车。没想到老人突然来了一句:“你别碰我东西!”

  声音小了,老人说“后边听不见,你大点声!”声音大了,老人说“你嚷什么?”夜班车碰见喝醉了的乘客,坐过了站,还会埋怨“你怎么不叫我啊?”上岗一年,老穆已经慢慢熟悉了乘客的脾气。哪怕是遇到特别不讲理的乘客,老穆也有了一整套应付的办法。

  “就是多笑笑,不争执。”老穆说,尤其是一些经常乘车的老年乘客,多见几次之后,陌生的感觉消失了,这些老人们的误解也就慢慢少了。

  看到记者采访,经常和老穆、小王两位乘务管理员搭班的司机崔志勇师傅、商旭师傅也忍不住插话。“的确有乘务管理员坐在车上玩手机,但那并不是正在上班的乘务管理员。”商师傅说,有时候开晚班车,会看到其他线路的乘务管理员下班后,乘公交车回宿舍。“他们只是没脱掉工作服,但当时是普通乘客,当然可以坐着玩手机了。”

  他们在车里 司机安心多了

  其实按照乘务管理员的岗位职责,他们只需要负责安全方面的工作,包括禁止乘客携带易燃易爆危险品上车。小王说,并没见过乘客携带危险品上车,但带白酒、带气球却是很普遍的事。

  有一次,一位乘客带着一个大包上车。虽然看不见包里装的东西,但听到里面叮叮当当的玻璃瓶碰撞的声音,小王就知道,这位乘客带了酒。他要求乘客开包检测,果然,包里有一箱共六瓶白酒。小王要求乘客下车,但那位乘客不依不饶:“我刚才坐别的公交车就没事,怎么你这车就不行?”最终,当班的司机商师傅只能按照规定靠边停车,请那位乘客下车。

  在实际的工作中,老穆、小王两位乘务管理员,却承担了很大一部分以前售票员的职责。无论是口头报站、帮助老年乘客上下车,还是拐弯时候提示安全、进出站时开窗提醒,他们已经成了323路公交车上不能缺少的一部分。

  在三义庙站,有一家特殊教育学校。每天上学和放学的时段,都有家长带着学生乘323路公交车。由于身体和智力上的原因,这些孩子并不能稳定地坐在座位上,常常是刚坐几站,就开始拍打窗户、拍打座位,甚至拍打前排乘客、大声叫嚷。这时候,老穆或小王就会立刻过去。有的乘客被吓一跳,小王会说声对不起,然后指一指那个孩子,再指一指自己的头,乘客也就明白了,不会再追究。

  老穆和小崔所在的编号30125743车辆,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被乘客称为“男子汉车组”。这是因为,曾经这辆车的两位司机、四位售票员都是男性。后来售票员岗位被取消,只剩下崔师傅和商师傅两个人,“男子汉车组”就稍显单薄了。现在,老穆和小王加入了“男子汉车组”,也要尽一份力。这份努力,得到了崔师傅和商师傅的肯定。他们告诉记者,车后面有了老穆和小王,他们在前面开车安心多了。

  工资虽不高 承担重大职责

  既承担着安保的分内工作,也做着维护车厢秩序的分外任务,但老穆和小王的工资并不高。每月的工资、奖金都加上,每人只有3000元左右的收入。他们住在保安公司安排的集体宿舍里,实行的是准军事化管理,被子要叠成“豆腐块”。并且在工作时间,他们不能回宿舍休息,只有晚上八点以后才能回去。

  每天上岗,他们都要穿上黑色制服。挂着个人工作证,还要填写行车记录本。最显眼的,是他们右侧腰间挂着的一个圆柱形红色物品,外面套着一个黑色布套。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是电棍、警棍。但其实,这是一个一公斤重的灭火器。

  随身带着灭火器,他们每天要站八个小时以上。按照323路公交车来算,他们每人要跟车三圈或者四圈。323路全程20站,即使一路畅通,一圈下来也要两个多小时。按照规定,哪怕车上有座位,他们也不能坐下,要一直站着,每两站巡视一圈。一天下来,腰酸背疼。

  崔师傅和商师傅说,偶尔听见有乘客议论,觉得他们不洗澡,身上都是汗味。其实,他们在车上一整天,要到晚上才能回宿舍。他们说,真的希望乘客能多理解乘务管理员的工作。

  做这份工作之前,老穆在北京的一个写字楼做保安,小王在吉林老家做汽车装饰。他们俩都是独自一人在北京打拼,家人都留在老家。如果仅从工资来说,乘务管理员并没有优势。但他们觉得,在公交车上工作更自豪。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epinshi@vip.qq.com 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互联网

WEB ONLINE

栏目热点
热点新闻

合作商家

  • 新店报名
  • 提供试吃
  • 广告申请
  • 活动合作

shangjie.lnd.com.cn

联系微信:18911356922

  • Copyright © 1998 - 2016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