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辽宁新闻娱乐视频时尚读书健康农业家居家电婚庆乐活汽车亲子E报论坛

邹中棠:以“乐教”育人的哲学家

人物 2018-04-23 22:23:26来源:北国网编辑:刘远江

  ——对话著名教育家、哲学家、诗人邹中棠先生

  口 刘远江

  前 言

  在当今中国,邹中棠先生是一个传奇,他是一个大爱苍生的教育家,他也是一个没有盲区的教育家,他亦是一个有着若干传奇故事的哲学家,他还是每天都在刷新自己的哲学家, 他还是一个著述等身的学问家。

  我曾经在多个场合说过,邹中棠先生绝对是个不可多得的“活教材”,他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平民英雄,他的意义和价值,一定会随着历史的进程而更显光芒。因为他对于人类认识自己和完善自己具有活教材般的价值参鉴功能。他最不可思议的处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写出了人类第一部教材式哲学小说;活出了平民英雄的诗意人生;干出了乐教事业的新春天。

  用音乐做教育是邹中棠先生的教育创新,他将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高度浓缩成歌曲进行布道,他到处举办演唱会和铸魂演讲,每到一个地方,他都要带上明星弟子和明星朋友去公益助阵。时至今日,他的诗词音乐演唱会开到了北京电视台《新歌来啦》,带着诸多疑问和好奇,我再次走进了他的心灵世界,于是便有了如下对话:

  刘远江:你有多方面才华,却为什么要做一个青史留名的教育家和哲学家呢?

  邹中棠:我是这样想的:每一个人来到人世间都有他独到的使命,使命就是为什么而存在?为什么而活?人的精彩在于人人有使命,我为人人而来,人人为我而来。但现实的悲哀是,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实际上也可以拥有使命,以致仅仅停留在生存的层面活着。我的人生经历非常复杂,有过太多太多的酸甜苦辣和爱恨情仇。我从重庆的一个边远山区用了30年的时间走到了北京。最终我确认,我的使命就是为教育而生。注意,一个人一生最大的难题之一,就是如何认识自己的使命!因为,我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人这辈子最大的悲哀就是没有活明白、活通透,然后带着遗憾离开了红尘世界。同样是人,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差距呢?本质原因就是接受的教育不同。关键原因,就是没有遇到过名师、高人和贵人的指点。人生的改变其实非常简单,也许因为一个人,因为一件事,因为一句话,人生就彻底改变了轨迹。我在成为教育家之前,必须要了解人情、国情和世情,否则是没有发言权的。说一句大话,我真是深深的爱着祖国和人民的人,否则我不可能用心写出500万字以上的文章啊。我真不希望同胞们这一辈子活得卑微。我希望每一个人能够有尊严、有意义和有价值的活一生,所以,我义无反顾地选择做教育家和哲学家。志当存高远嘛,要做就做最好,因此一定要青史留名,一定要超越前贤,尽管有些东西原本只能留给后世去评说。但如果我们只能仰望,倘若我们无力高度自信,那么,只能说明我们后人太无能了,我们的祖宗对我们的表现也会失望的。感谢贤弟曾经对我的夸奖:与圣贤赛跑的教育家。

  刘远江:无论身处哪个时代,教育的重要性都是不言而喻的。你认为什么样的人,才真正有资格做教育呢?

  邹中棠:首先我们一定要知道教育是一国之本啊,也是一家之本和立人之本。本就是关键,本就是本质。一个人要有尊严有意义有价值的活一生,教育是关键之关键。教育是铸魂强胆引领方向的学习大事。而培训仅仅是在技术技能层面进行强化训练。教育是站在“道”的角度教化。教育分为六个层次:初级阶段教知识见识;第二个阶段教技术技能;第三个阶段教素质素养;第四个阶段教智慧智能;第五个阶段教神功神通;第六个阶段教心界境界。前三个阶段是在术的层面进行学习。后三个阶段是在道德境界层面进行修炼。这就是我悉心提出的“中棠学术进阶论”。好了,下面我回答你的问题,当今之世,什么样的人才真正有资格做教育?那就是,首先他应该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值得信赖和值得尊重的活教材,因此他首先应该把自己给教出来,否则是没有说服力的;其次,他要蕴含面对天地万物毫无分别心的道德高度;最后,他还要拥有教师天然施教的极高天赋,比如经由出神入化的身教、言教、演讲等教授方式,甚至有能力施展不言之教,从而直抵人心,通达诗性境界层面,进而万法归于一心。

  刘远江:不管胜任何种工作,人生历练至为关键。为便于大众切实了解你的教育思想诞生的来龙去脉,能否简要介绍一下你的成长经历?

  邹中棠:好,我是来自重庆南川金佛山下的农民子弟。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当时一门心思就想跳出龙门;我小学三年级就转学到了城里读小学,原本以为可以考上好的初中,没有想到考上了县城里最差的初中。我的初中还留了一级,因为太调皮了;后来又考上了县城第二名的道南中学读高中;最后补习了两次终于委培读上了湖北宜昌大学。当时我非常绝望,为什么呢,因为我一直认为没有考上北大清华,我这辈子是不可能有出息的。平心而论,当时我确实非常绝望,我真不知道此生自己还会有未来吗?不知不觉,读大学以后啊我转了一次系,从学习电气自动化转到了中文系。意外的是,一进大学我就当上了学生会的领导干部,我创办了宜昌大学有史以来第一个书法协会并顺利当上了会长。由于我的爸爸是一个煤矿的医生,妈妈是一个乡村小学的民办老师。所以,大学毕业以后,我没有选择回到老家。因为社会关系太弱,回到老家分配不到好的工作。

  我大学毕业是1993年,那个时候流行下海,于是,我带着梦想下海了。当然我下海还有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为我欣赏的一位姑娘下海赚钱,虽然没有花好月圆,下海本身这个事件真正改变了我的命运。我在北海发生了一次人生灾难,我经历了18天的监狱收审生活,我非常感谢这次冤狱生活。让我知道了什么叫人间和地狱的界限?让我加强了法律意识,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幸福;我也知道了没有了自由一切都是身外之物都是空谈。走出冤狱以后我回到老家在一家国营企业当总经理秘书。在我26岁的时候结了第一次婚,结婚不到一年,因为没有房子车子,被前妻离婚了。离婚以后我被迫再次离开家乡。我来到了重庆成为了重庆《经营者杂志社》的一名记者。我非常庆幸我有写作的特长、有书法的特长、有演讲的特长。自从当上了记者以后,我的世界放大了。因为记者采访的都是当今中国最有钱的一个阶层。通过和成功人士打交道,我学到他们成功的智慧和做人的精神。当记者不到一年,我就到北京发展了。选择了国家发改委旗下的《中国改革报》当记者。这个时候,我光荣成为了两会记者,世界再一次放大。能够见到曾经想见到的国家领导人、省部长、书记和市长,各地的首富级人物和三教九流的名人明星名家。当记者是我通透人性人生和破译成功密码的最重要的殊胜法门。当时我有一个信念,一定要采访最成功的人向他们学习。由于我的采访对象都是中国各阶层最成功的英雄,所以我拼命的吸取他们的营养;一直到2007年,我辞职离开了《中国改革报》,这个时候我发现我应该做教育了,因为,从2000年开始我就发誓一定要写一部传世巨著《归宿》,一定要让迷茫的人们知道今生为何而来,将向何处去和如何不负今生?于是,我的写作生涯开始了,至今写了18本书了。2007年底我就开始彻底做教育了,这个阶段也开始全力以赴的著书立说了。

  因为有了大量的经验和别人的智慧,再加上有演讲的天赋,首先给大学生、中学生、小学生、和政府官员讲课,其次,开始专门对企业家讲课。现在回想起来,与其说是在讲课,不如说是在学习。正是这一次次的历练,一次次的飞行天下,一次次的思考和研究。让我彻底了解了社会各个阶层的现状以及他们存在的问题,为我的《归宿》提供了丰富的第一手素材。就这样一路走来,我越来越坚定我为教育而来,我为哲学而来,因为我没有盲区,几乎任何一个阶层我都能够理解他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想干什么问题是什么!所以,做教育慢慢就做出了超级自信。最重要的是我的学生也越来越认同我、在乎我、追随我和因为我而发生巨变,所以,我建构了难能可贵的职业自信。

  刘远江:众所周知,一个人的影响力与号召力完全取决于他的话语权,请问你的话语权从何而来?

  邹中棠:的确,话语权是一个教育家哲学家的关键之关键,话语权就是思想,思想是一个人真正的尊严。没有丰富的人生、没有失败的人生和没有成功的人生,是不可能产生有价值的思想的。真正的话语权一定是理论和实践的完美统一。一定是通透古今圣贤、古今英雄后对人生觉醒、觉知觉悟后的一家之言。话语权的最高境界是体系化的认识和思想,必须要有自圆其说的思想。否则都是断章取义,不可能被人仰望和尊重。我的话语权是因为彻底找到了自己的文化自信,我彻底打败的自己,标志性事件是我写出了65万字的中国第一部教材是哲学小说《归宿》。因为我看到了中国最缺的一部人学书,就是能够指引生活的书,引领世道人心的书;所以我花了15年时间写好了这部书,我经常讲啊,与其说我在写书,不如说书在写我。通过写《归宿》,我深深的感受到一个人没有训练、历练和修炼,其思想的深度、力度和高度,是绝无可能被人仰望的。其次话语权来自于打败自己,一个人一辈子最大的敌人就是他自己,我们一定要知道,当大官、发大财和出大名都是我们人生初级阶段的重要障碍,它既是我们的梦想,又是我们的敌人。因此,站在哲学高度把握这个度非常重要。一个人能够说清楚追求和放下的辩证逻辑,能够充分爱上自己、享受自己和放下过分的欲望,以及活出大爱苍生的境界,这个时候你的话语权就真正产生了。

  刘远江:你为什么总是充满悲悯之情,为何总想无私渡人?难道一位教育家的普世情怀是与生俱来的吗。

  邹中棠:你这个问题问得非常好。我前面回答过你,我不希望人们带着遗憾的死去,我不希望人们辜负了自己的生命和使命,所以我珍惜身边的每一个人,我总是不遗余力的传道授业解惑,无论是饭局、茶局和各种人生局,我都会不厌其烦告诉人们必须知道的人生哲学。或许极个别人会认为我是在炫耀,认为我是在卖弄,但是真正懂我的人,知道我在助人为乐和成人之美。因为,有时候啊真的就是一语惊醒梦中人。即使现场他不认同,当他事后反思的时候,当他遇到问题的时候,他一定会感谢我曾经跟他聊过的这一番用心良苦的话。请大家记住,我真的不是好为人师的人,我是希望和我打交道的人,能够真正享受自己和不负今生。人啊只有到了无我的境界后才能自动升发普世情怀,这是成长和修出来的。

  刘远江:对于一位天才来说,本无所谓跨界之说,但为了更具针对性地说明问题,我还是想问,你为什么要跨界做教育?

  邹中棠:跨界这个词语,其实是很牵强的,因为每一个人都不可能在一个圈里面混。因为世界本身就是跨界的,只要是人一定是跟不同的圈子、不同的阶层、不同的公司、不同的地区,不同的民族和不同的国家打交道,所以,阅尽人间春色这是人性的基本需求。跨界是一个流行词语,对我来讲,为什么也做记者,为什么要办公司,为什么要当秘书?为什么要当诗人?为什么要当演讲家?为什么要当教育家?为什么要当哲学家?为什么要做音乐?为什么要开演唱会?等等等等,所有的跨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如何把教育做好,如何把自己做好?如果让自己更有发言权,更有说服力,更有能量和让人们信服我的教育观点。所以,我现在最大的跨界就是进行乐教和魂教。用音乐做教育,把中华民族几千年的传统文化用大道至简的音乐唱出去。所以,一个伟大的真正的教育家和哲学家,他一定是跨界英雄,他一定不是单通道的高手,因为,真正的教育家他是知道国情、人情和世情的,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他是有过大经历和大成功的,只有这样才能教化众生产生价值。

  刘远江:应该说,你几乎是没有盲区的教育家,却为什么还要拼命地去对接社会?你曾经从采访乡长直至国家领导人;从采访最穷的人直到采访中国的首富;你还采访到了国民党元老陈立夫,跟他交上了朋友,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呢?

  邹中棠:前面我讲了,我的使命是要做一个教育家和哲学家,因此。我必须得要了解国情、人情和世情,了解这三情最关键的就是要和三教九流的英雄打交道。一定要了解他们在想什么,在做什么,要了解他们的成功之道和失败之因。所以,我才拼命的去对接社会各个阶层的人,因为最高境界的学习不是向书本学习而是向人物学习;我非常感谢我当记者这个经历,也非常感谢我当老师这个经历,这两个经历都让我飞行天下,能够与社会各个阶层打交道。画画讲究搜尽奇峰打草稿,做人做事一定要有阅尽沧桑作底蕴的这个过程,否则,当不好教育家和哲学家。一个人的经历非常重要啊,当真正阅人无数以后,你就会真正了解世界和人生的真相,才能触摸到真理,才能更好的为人民服务。

  刘远江:教育的形式万千种,你为什么执意进军音乐界实施乐教呢?

  邹中棠:乐教顾名思义就是用音乐做教育。其实乐教不是我的原创,是孔子先生提出的重要的教育思想。因为孔子先生发现。一个人的成熟、成长和成功都离不开音乐的熏陶,所以,他非常重视音乐教育。大家好好想想:不喜欢读书的人遍地都是,但是不喜欢听音乐的人是凤毛麟角,所以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怎样用让人们接受的方式来潜移默化做教育,悄悄地把一个人给教育到位,于是我想到了乐教,因为大家都喜欢听歌曲,能不能把歌词改变成先进的传统文化,写成能够改变人类命运的正能量的主旋律的思想;于是,我开始进军乐教了,做了这么多年了,我发现音乐教育的价值太大了:一首歌曲可以让一个人终身难忘,而我们从小学、初中、高中到大学所学的知识,说实话,能够记住的是凤毛麟角,所以,我坚定了这个信心,一定要将乐教进行到底。

  刘远江:你提出了魂教?这个提法很新颖,如何理解所谓的“魂教”呢?

  邹中棠:魂教就是铸魂教育,什么叫铸魂教育?就是我们传播的东西,教育的东西,能不能让一个人在他的灵魂深处扎根?能不能让他终身难忘,能不能成为灵魂的重要的组成部分。一般的教育很难在一个人的灵魂深处住下来,所以,乐教是魂教的关键,那么魂教这个魂,可以把它理解成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灵魂教育是最重要的教育,所以我写了1万多句格言,写了上百首歌词,就是把中华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用我的大道至简的中棠格言来进行魂教,我要求自己必须做到一语惊醒梦中人,一定要做到大道至简,一定要只点穴不按摩。因为格言是语言黄金和语言钻石。所以,魂教就是能够触及灵魂和让人终身难忘的教育,只有让人终身难忘的教育才是有效的教育,否则都是走过场,徒劳无功。

  刘远江:你说人生最高境界的教材是活教材,你是如何将自己打造成你眼中的活教材的呢?

  邹中棠:这个道理很简单,我们无论读书也好,学手艺也好,学技能也好,参与红尘世界做人做事也好,世俗层面的最终目的都是把自己打造成为受人尊敬的人物。所以,活教材就是人物,也就是说,你首先是一个值得学习的人,那么你的所谈所思所想才是真正有价值的。你自己都没有被人们尊敬,一个自己都不成功的人,你所谈的仅仅是知识,即便你讲的道理是对的,也都不会产生巨大的价值和能量,不会引发人们的深刻关注,但是,活教材的启发教育意义就不同凡响了。 为什么到处都是才华横溢的失败者,假设你要听他坐而论道,他也能头头是道,我形容他们是吹得天花乱坠,活得十分狼狈,问题就在于不通透,不接地气,要想成为活教材必须参与社会实践,务必要成为业界英雄,否则你的教育很有可能就是误人子弟啊!我的教育理念就是你先成功才能让别人成功,你不成功你的教育层次就相对低下了,当然也会产生一定的价值。

  刘远江:你如何评价当前中国的教育现状?

  邹中棠:中国当前教育是应试教育为主。站在国家层面中国的教育是非常超水平的,因为一个国家他必须要做小大一统的教育,也就是说全国一盘棋。精英教育是来自社会的历练、训练和培养。但是做教育的很多人,一些人是混世魔王,因为他不是活教材,他只是一个知识搬运工,但是为什么他也有市场,那就是99%的人没有鉴别能力,所以老子才讲“绝圣弃智,天下太平”嘛。

  社会就是这样,鱼龙混杂啊,一切都是正常的。

  刘远江:你的乐教究竟教些什么呢?

  邹中棠:我的乐教啊重点是针对人学做教育。因为,人学是人生中最大的学问,做人这个学问是全世界最难的学问,因此,我要求我的每一首歌曲都必须要解决问题,必须要让人们唱着唱着就受教了。比如说我的《奋斗轨迹》那首歌曲,就是要解决人生的四个立和四个放。四立就是少年立志、青年立心、中年立业和老年立命。四放就是少年含苞欲放、青年光荣绽放、中年极致怒放和老年自由收放。所以,我用一首诗就把奋斗的轨迹说清楚了。 总之,我的每一首歌都是能够针对性解决现实问题的,否则就不是乐教了。

  刘远江:听说你每年都要以独特的方式纪念毛主席,譬如举办《毛泽东思想红色春晚》。这个算是主题性的乐教吗?为什么每年都要搞呢?

  邹中棠:的的确确我每年都要隆重纪念伟大领袖毛主席的诞辰。我不是毛主席的亲戚,我是毛主席的学生,因为我从小到大接受毛主席的思想,因为他是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人物,他的德行、他的思想、他的功勋、他的智慧、他的诗词、他的书法和他的境界都是无与伦比的盖世英雄啊,人类正是因为他的到来才让人类觉得人的潜能是无限的。我们中国因为出现了毛主席,才结束了被外国列强欺凌的屈辱的历史,我们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所以,我看到了毛泽东思想以及毛主席这个人对我们中国人民的巨大意义和现实价值。因为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精神已经成为了伟大中华民族的最伟大的精神瑰宝,这种精神瑰宝的传承也是每一个炎黄子孙的责任和使命。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具备了毛主席的智慧、思想、人格、德行、气魄和境界以后,那么,我们中华民族伟大的复兴,我们伟大的中国梦,将是指日可待的!这不是口号,而是可以看见的未来。每年搞毛主席红色春晚,我也感谢很多明星领导和部长将军来公益的演出和讲话;因为这个是主题性的红色春晚,它是能够让每一个人受教育的,所以我亲自策划、亲自当总导演和亲自主持,即便再累我也愿意,我必须得让这台晚会四个半小时做到行云流水滴水不漏。我必须要让每一个人能够感受到不一样的红色春晚,我们不是来娱乐的,而是在进行一场精神的洗礼,我希望大家能够找到久违的感动,能够找到伟大的启发,能够学到毛主席伟大的思想,能够做到毛主席大爱苍生的境界,这就是我为什么每年要搞的初衷和我的乐教梦想。

  刘远江:你如何来评价玄音北京演唱会及其音乐魅力?

  邹中棠:玄音是我的弟子,她不是纯粹的只想出名的歌手,因为我看到她有大爱的境界,有付出的精神,当然前提是必须是专业歌手,她毕业于中央音乐学院,是专业科班出身的女高音。当然最打动我的是她有纯纯的愿意做乐教的爱心,其次是她的声音魅力,她的声音很有味道:干净、纯洁、大爱、真诚、善良、高贵、清新和富有亲和力,不及具有辨识度,而且具有走心度。注意,一个人的声音能够自然流淌和走心是非常高的境界啊!她的声音还有一个独到之处,就是能够根据不同的歌词意思来调配出一种声音,所以为什么叫玄音,就是她能够因词而变,因歌而变,因旋律而变,其实这就是一种进入了歌道的精神,因为任何一个歌唱家只要到了道的层次,她的声音才有不可思议的道性。所以这次玄音北京演唱会,重点浓缩的是我乐教歌曲的灵魂作品,包括还有几位明星演唱我的歌曲,我认为这次演唱会是非常有价值的,也许在不经意之间就改变了人们的命运。

  刘远江:未来如何利用乐教和魂教更好地为人民服务呢?

  邹中棠:首先是大量开演唱会,其次是为企业、为政府和社会多写一点歌曲。最重要的是走进小学、初中、高中和大学进行纯公益教育,要把传统文化用音乐的方式,喜闻乐见的方式,送到他们的心中,要让孩子们在寓教于乐的过程当中,接受理解和执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魅力。教育啊一定要找到一个方便法门,要让孩子们在不知不觉当中受教育,这是一个教育家非常需要的一种能量和魅力。注意,我们的乐教事业都是公益的,都是不收费的。因为做教育的人首先要有境界和格局,不是做交易,为什么君子固贫因为境界上去了,一个人在津津乐道于钱财的多少的时候,这个教育就是做生意了。所以说,教育和生意挂钩,他是走不远的,也是教不好的。

  刘远江:你能不能扼要谈谈你的人生核心思想?

  邹中棠:在这里,最后我想谈一谈中棠人生十字道,我希望能对大家产生价值和帮助。人生哲学是人生第一学问,总体意思就是人生必须要知道:一大梦想、两大抓手、三大主义、四大活法、五大幸福、六大精神、七大禁区、八大关口、九大思维、十大境界。

  一大梦想就是高人与非高人的区别在于有无梦想,因此,要想活出诗意必须要有梦想;两大抓手就是人生必须要物质和精神一起抓,否则人生不完整;三大主义就是理想主义、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就是我们要明白只有活出着三种主义的人才是明白人生的人;四大活法就是下等人活天天,活一天算一天,一般人活存在有吃住保障就行,中等人活面子有感觉就行,上等人活价值有意义就行;五大幸福就是身体健康、家庭幸福、事业成功、生活快乐和心灵自由,只有五大心法拥有后人生的诗情画意就会自然而生;六大精神爱国精神、 仁爱精神、坚持精神、拼搏精神、奉献精神、主流精神,我们只有做到了这六大精神才能在事业上所向披靡;七大禁区指叛国、不忠、不孝、不仁、不义、违法和违章,注意,这七大禁区是不能进入的,否则不可能成功,相反后果却很严重;八大关口指学习关解决脱俗问题、婚姻关解决传承问题、工作关解决立业问题、情感关解决幸福问题、健康关解决长寿问题、功名关解决价值问题、修炼关解决境界问题、鬼门关解决生死问题;九大思维解决认识世界的方法论,非常重要,九大思维指:逻辑思维解决一环扣一环的推理思维,逆反思维是站在对立面思考问题,超前思维是站在未来和创新角度思考问题,换位思维是站在对方角度思考问题、比较思维是站在分析的角度思考问题,系统思维是站在全局的解读思考问题、质疑思维是站在否定的角度思考问题、客观思维是就事论事的没有主观介入的思维方式,变化思维是学习一切都在变化的思维方式;十大境界如下:第一是至善境界:即最人做事要有做到极致的情怀;第二是归真境界:即要做真人真事,要踏踏实实做人,坦坦荡荡做事;第三是完美境界:即有一双完美的眼睛看待一切,能够发现天地人都具有美感,能够站在美和崇高的角度看待一切;第四是放下境界:人世间不可能事事如意,必须要修出此境界,我们一定要放下结果,不放弃追求;第五是禅定境界:即能够平常心看待一切,要耐得住寂寞,经得住喧嚣;第六即大爱境界:即能够以情立命,大爱苍生,布施苍生;第七是道德境界:即懂道守德,懂道要求我们要懂得天地万物的规律和社会秩序;第八是通透境界:即能够把人世间的一切说清楚、想明白和干得好,能够拿得起、放得下和想得开;第九是悟道境界:悟道才能立言,有自己的语言体系和思想体系,能够用自己的独到语言解读天地人的规律和逻辑,能够成为开宗立派的一代大师和宗师。第十是超越境界:即抵达天人合一、大化无我的情怀,能够把自己彻底放下到无我之境,能够超越人世间的一切游戏规则,已经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

  刘远江:你能不能用最简单的方式表达一个人最高境界的人生将向何处去?

  邹中棠:简单的讲吧,人一辈子,为了三个意而活着。第一就是活的有意思,第二是玩得有意境,第三是做得有意义。古人说的好啊,人一辈子的最高境界就是立功、立德和立言。什么叫活得有意思,就是要做一个可爱的人,有味道的人,快乐的人,要活得有意思,就是要有幽默感、生活感和趣味感,一个人有趣才有味道,做什么都有章法,有自己的独到之处,能够让人喜欢你,这个就叫活得有意思了。玩得有意境这个级别就高了,就是这个人要有风格,要有超独到的东西,有特别的爱好或偏好,并且能够到一定的高度和境界。做的有意义,层次就更高了,因为最高境界的人生就是有价值的人生,有意义的人生,能够名垂青史,能够光宗耀祖,能够为国家民族人类作出巨大贡献的人,这些都是有意义的人生。

  刘远江:好,大道至简自成体系啊,邹兄的又一次大爱奉献!祝贺演唱会取得成功,希望更多的人受益于您的中棠道学。

  邹中棠:谢谢贤弟的专访和辛勤付出。

  (本文作者系著名作家、文艺评论家刘远江先生)

北国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北国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epinshi@vip.qq.com 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互联网

WEB ONLINE

栏目热点
热点新闻

合作商家

  • 新店报名
  • 提供试吃
  • 广告申请
  • 活动合作

shangjie.lnd.com.cn

联系微信:18911356922

  • Copyright © 1998 - 2016 www.lnd.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 本网站各类信息未经授权禁止转载 版权所有 北国网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2112006002
  • 沈网警备案20040201号
  • 北国网官方微信
  • 带你每天
  • “ 动 ”
  • 起来!